平顶山惨案最后一位亲历者杨玉芬于因病去世 享年93岁

\
  2017年3月14日,平顶山惨案最后一位亲历者杨玉芬于因病去世,享年93岁。
  据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馆长周学良介绍,杨玉芬1924年12月24日出生,是1932年侵华日军制造的平顶山大屠杀的幸存者之一,也是目前已知的最后一位平顶山惨案亲历者。惨案中,杨家24人中有18人遇难。
  平顶山惨案是"九一八事变"后,侵华日军对中国进行的第一场针对无辜平民的大屠杀。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占领中国东北,虽然中国政府军队撤出东北三省,但是民间抗日义勇军一直在反抗日本军队。日本军队在攻击抗日武装的同时,也经常屠杀抗日根据地的中国普通民众以报复中国武装的抗日行动。1932年9月15日,抗日救国军第四路、第十一路进攻抚顺,重创日本军队。日本军队展开报复行动,于1932年9月16日将抚顺煤矿附近的栗家沟、平顶山等村村民3000余人集中,之后实施了灭绝性的屠杀,之后又追杀了闻讯逃亡的千金堡村24名居民。
  1932年9月16日上午,日本宪兵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和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率领大批日本兵进袭平顶山村实施报复。日军首先控制了东、西两个大山头,包围了全镇,然后以照相为名,用刺刀将百姓和矿工逼赶到平顶山村南面的洼地里。它的北面是铁丝障;西面为陡壁断崖;东面放着六个被红布蒙着的东西,大约午后1点多钟,突然,红布被揭开,露出了六挺机枪。一声令下,机枪疯狂地向人群扫射,顿时,鲜血四溅,血肉横飞,惨叫声、呼喊声连成一片。活着的人们拼命地往外冲,只有南面一个缺口,早有日军设防,冲出去的人幸存者甚少。一位妇女当刺刀刺进她的胸膛时,她身上带着刺刀坐了起来,双手攥住刺刀。刽子手一脚将她踢倒在地,拔出刺刀,她的十个手指头被割落在地。她瞪着愤怒的双眼,至死还紧紧盯住刽子手。平顶山村3000多骨肉同胞倒在血泊里。同时,日本兵把平顶山村居民的房子全部泼上汽油点着,整个平顶山被火吞没。
  机枪声停止后,整个屠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日军刚要撤走,没死的人都挣扎着往外跑。日本兵发现还有人没有死,马上跳下车,一个个端起刺刀,从北到南挨个地往人身上刺。刺到死人身上,只听到喀吃声,没有反应;刺到活人身上,发出各种凄厉的惨叫声。第二次屠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整个草坪被鲜血染红,成了一片血海。阵阵晚风卷着又咸又腥的鲜血味,夹杂着机枪射击后的硝烟味,扑鼻而过,令人感到分外凄凉。大屠杀历经三个小时,直至傍晚结束。昔日的平顶山村,只剩下一座老君庙。
  掩盖罪行
  大屠杀后的第二天,日军雇佣朝鲜浪人到平顶山村,用钩子将尸首垒到山崖下,浇上汽油焚烧,之后用炸药将山崖炸崩,以掩埋罪证灭迹;然后又在屠杀场四周拉上铁丝网,抓来劳工在此铺设铁道;接着,又以守备队的名义,命令抚顺县长夏宜在平顶山村、粟家沟和千金堡的废墟上制作假房,拍成照片,以掩盖其屠杀罪证。同时,川上精一亲自到抚顺县署借款5万元贿买正在沈阳的国联调查团新闻记者,让他们保持缄默。事后,日军布告全县,不准收留平顶山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百姓,违者即是"通匪",其全家将处死。
  平顶山惨案发生时杨玉芬8岁,其父杨占友在日军撤退后带着她和4岁的妹妹杨玉英从现场逃生。1963年以后,杨玉芬开始为人们讲述她亲历平顶山惨案的史实。每次讲述,老人都痛彻心扉,泣不成声,特别是近几年,每次讲述完都要大病一场。
  2010年9月29日,86岁高龄的杨玉芬赴日本参加“第六届平顶山惨案国际学术研讨会”,她以亲身经历声泪俱下地讲述了那场屠杀,告诉日本人“平顶山惨案”的真相,让更多的人了解当年那场大屠杀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伤害。
  今年年初,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到医院看望重病中的杨玉芬,弥留之际,老人仍不住地念叨平顶山惨案的事。杨玉芬的家人说,平顶山惨案是她一辈子内心的痛。

(以上信息来源于网络)

快速查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