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吕正操去世

\
  2009年10月13日上将吕正操去世。
  吕正操(1904.1.4-2009.10.13),原名吕正超,字必之。1905年1月生于奉天(今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8岁时在本村小学读书。1918年到缫丝厂当学徒。1922年参加东北军。1923年入东北讲武堂学习。毕业后,任东北军第五十三军连长、营长、少校副官队长,第一一六师参谋处长,六四七团、六九一团团长。1933年参加热河抗战。1936年组织"东北武装同志抗日救亡先锋队",任总队长,参加"西安事变"。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2009年10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6岁。
  早年经历
  吕正操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市唐王山后村,南满铁路由旁边经过;以至于村民连下地劳动都要经过这条当时由日本人占领的铁路。吕正操的家人就曾因过铁路,而被日本警察砍伤。这份屈辱,从小就埋在了他的心里。由于家境贫寒,上了四年小学后,吕正操不得不回家务农。17岁时,他报名参军;加入了张学良的东北军,被分配到卫队旅一团三营九连,开始了“戎马生涯”。
  在东北军
  由于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在部队招考文书时,吕正操被幸运选中,调到旅部副官处当文书。很快他就受到了张学良得赏识,被推荐去报考东北陆军讲武堂,并考取了第五期。1925年毕业后,他就当上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参与了“第二次直奉战争”。此后,他历任张学良的秘书、参谋处长、团长、同泽俱乐部干事。
  1936年10月,张学良调吕正操到他在西安的公馆临时服务,担任内勤副官。“西安事变”发生后,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斡旋,就住在负责接待和警卫工作的吕正操的楼上。在此期间,他和中共代表罗瑞卿、许建国等人常有接触。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在陪同蒋介石回到南京后,即被扣押;东北军群龙无首,名存实亡。1937年3月,蒋介石强令东北军改编,吕正操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53军691团团长。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当时,吕正操担任张公馆的内勤工作,他的任务是保卫张公馆和随时掌握情报。
  周恩来一行到达西安,住在张公馆。吕正操就住在中共代表的楼下,他和中共代表罗瑞卿等常有联系,对中国共产党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1937年3月,蒋介石强令东北军改编。当年5月,在一个行军帐篷里,吕正操秘密完成了入党仪式。
  1937年10月10日下午,吕正操率部进抵束鹿县半壁店,与日军遭遇,击毙日军少尉队长以下10名,乘着夜色进驻梅花镇四德村。深夜,日军进攻梅花镇,部分中国军队被包围。
  在危急关头,53军军长万福麟、师长周福成、旅长丛兆麟分别打电报让吕正操丢掉被包围的部队后撤。
  吕正操大怒,撕碎电报带队直冲敌阵,接应部队突出重围。事后,吕正操对部下说:“作为爱国军人,我们每一个人都负有保卫国土、收复失地的责任。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像红军那样,到敌后打游击去!”
  14日,吕正操率部起义,改称“人民自卫军”,从此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抗日。冀中平原上树起了第一面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不久,人民自卫军便纳入晋察冀军区。吕正操担任冀中军区司令、第三纵队司令员、冀中公署主任。
  吕正操率部驰骋冀中平原,铸造了平原抗战中的传奇历史。在这里,冀中军民创造性地发明了地雷战、地道战、破袭战等方法,开展敌后抗日斗争。吕正操带领军民,依靠这些办法与敌人斗智斗勇,最终使冈村宁次的“铁壁合围”破产。
  冀中吕司令,成了威震敌胆的名字。这也成了吕正操一生中最为骄傲的一笔:“我最得意的是打日本。”
  转投中共
  此前,已和中共有所接触的吕正操,在1937年5月,就被中共北方局秘密接收为党员。“七七事变”爆发后不久,吕正操率所辖691团趁53军南撤之际,正式脱离了国民革命军,转投中共,被任命为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着手创建“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张学良得知后,曾对表示:“必之(吕正操字)这条路走对了”。
  在冀中抗日时期,吕正操率部队、民众积极展开敌后战争。毛泽东曾评价“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模范,坚持人民武装斗争的模范。中共建政后,许多电影、戏剧,如《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以及《平原作战》等的文艺作品都是以这个时期的真实斗争作背景的。故晚年访问美国会见张学良被对方称为“地老鼠”。
  1943年9月,吕正操晋升中共晋绥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委员、常委。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他又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同年10月,出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员、东北军政学校校长;后历任东北军区兼东北野战军副司令员,东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2]
  建国后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5年,吕正操被授予上将军衔,获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57位“开国上将”之一;1956年,在中共八大上,他当选为中央委员。他曾长期担任铁道部副部长职务;1958年起任代理部长、兼解放军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部长。此后,还曾兼任“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副总指挥、工地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等职。1965年1月被正式任命为铁道部部长,并继续兼任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委员。
  “文革”开始后不久,吕正操受到迫害,被关押。1975年复出,并在当年1月,当选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8月起,任铁道兵政治委员、党委第二书记;两年后升任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1982年当选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次年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此外,他还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第二、三届常务委员。
  晚年生活
  自1983年离休以后,吕正操始终关注国家大事,除在军队、铁道建设这两个自己最为关心的领域多有建言外,还对教育、经济、科技、新闻等多个领域都作过深入的调研,提出过重要建议。吕正操在20世纪80年代就热心支持大自然保护事业,他是中国麋鹿基金会和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吕正操有一个爱好是打网球。1990年9月23日,国际网球联合会主席夏特圣埃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将国际网联最高荣誉奖章授予时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的吕正操。
  从在东北军跟着张学良打网球开始,吕正操一直打到了90岁。即使在冀中抗战中,战况一缓,他就要跟人打两局。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找到万里,共同修建了北京最早的先农坛和体委训练局网球馆,使国家队有了自己的网球训练馆。2004年,李婷、孙甜甜在雅典奥运会上获得网球女子双打金牌时,吕正操马上要秘书发电报去祝贺。
  吕正操还喜欢打桥牌,曾和许多桥牌高手较量过,据内行讲,他的桥牌技艺相当有水准。在他的客厅里,可以看到几十座熠熠发光、各具特色的网球赛、桥牌赛奖杯。
\
  逝世
  吕正操于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岁(虚岁)。他是最后一位去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上将,也是最后一位去世的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最后一位去世的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官方仆告称其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我国铁路交通战线杰出的领导者”。
  主要事迹

  张学良的友谊
  曾多年担任张学良秘书、副官的吕正操和张学良有特殊的感情。首先,两人都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是校友;而吕正操读书时,张学良继承其父,兼任了讲武堂的校长,两人又是师生关系;再加上原本的上下级关系。这些都使得周恩来和邓颖超一直关注着吕正操,并指定他做中共和张学良的联系人。1983年3月,在邓颖超当选全国政协主席时,吕正操就被安排出任副主席。
  自“西安事变”后,吕正操和张学良就失去了联系。直到1980年代,海峡两岸关系缓和后,两人才建立了书信往来。吕正操曾多次试图邀请张学良回大陆,特别是回东北看看,但终未成行。1991年,张学良获准赴美国探亲;受邓颖超指派,5月,吕正操赴美。两人在相隔半个多世纪后,终在异国相聚。
  吕正操向张学良转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他的敬仰之情。就张学良关心的祖国统一问题,吕正操向他解释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政策。
  对于最后这次会面,吕正操在回忆录中记述:“他们说,使馆是一个国家的象征,到使馆做客,就等于归国,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也是张将军迁台以来头一次回大陆。”
  令日本侵略者心惊 冀中的吕司令,也是一个令日本侵略者胆战心惊的名字。将军回忆说,直到自己调到晋绥军区任司令员时,还看到过日本人的报道说,捉住了冀中军区的吕正操。
  将军说,“在我的少年时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人民的压榨与杀害,痛恨日本兵。入学时,老师给我起了个学名‘正言’,我自己改为‘正操’,意思就是操练好了打日本侵略军。”
  在晋绥军区时,吕正操把“地雷战”普及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高度。担任美国合众国际社和英国《泰晤士报》、国家广播公司驻中国记者的美国著名新闻记者、作家哈里逊·福尔曼在《来自红色中国的报告》一书中写道:围困日本人的一个常用的方法,便是在据点附近安放成百上千个地雷。有一个村庄由于这一方法运用得很成功,以致他们坚信自己摆脱了邻近据点的威胁……日本人虽然迫切需要水,但是却不能出来取水。
  1925年从东北讲武堂毕业后,吕正操成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2005年1月4日,是吕正操将军的百岁诞辰,吕老讲:“常常想起那些为了保护我们而惨死在日本侵略者刺刀下的乡亲们,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人,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多做事。”
  修青藏铁路
  尽管痛恨日本人,但吕正操对日本的铁路技术十分佩服。小时候老家的村子里没有表,老百姓看时间全靠着日本火车过来的那个时间,每次分毫不差。他也看到在战争中铁路的巨大作用。他从1946年开始注重铁路建设,还写了一篇关于铁路管理的文章。毛泽东看后觉得非常好。
  新中国成立后,吕正操就任铁道部副部长,后历任部长、铁道兵政委等职,为中国铁路交通事业呕心沥血。
  吕正操当时特别感兴趣的是青藏铁路。1958年9月,青藏铁路第一阶段开工,至1960年仅铺通97公里。吕正操等铁道部领导向毛泽东汇报:修进藏铁路,最大的困难是科学解决冻土问题、建设人员高原缺氧问题和经济能力问题。1961年,青藏铁路大规模建设第一次下马。
  1977年12月,吕正操出任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铁道兵党委第一书记。青藏铁路再度上马。1979年9月,青藏铁路铺轨至南山口。但由于资金不足,加上进藏一段的地址、气候更为复杂,青藏铁路二度下马。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贯通,恰好印证了吕正操的预言。
  获得荣誉
  1983年6月当选为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88年7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吕正操是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八、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共十二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后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
  著有《吕正操回忆录》、《冀中回忆录》、《吕正操将军自述》、《西安事变与周恩来同志》(与罗瑞卿、王炳南合著)等。
  《中国人民解放军赋》创作组长陈恩田曾为吕正操将军题字:正大光明,操行世范。2009年10月13日下午14时45分,吕正操将军在北京因年老体衰,无疾而终,享年106岁——新华社刊发的讣告中称吕正操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我国铁路交通战线杰出的领导者”。
  有关吕正操最近的报道是国庆60周年前夕的9月28日,其子吕彤羽接受网络访谈讲述父亲传奇人生时说,“我爸虚岁到106岁了,听力有点问题,我妹拿着小黑板问我爸生日怎么过。她说,过几个月你就106岁生日了,该怎么过?你看他有胃管在那里,讲话不是特别方便,于是他就要来笔在黑板上写:不声张。这三个字是我爸刚才写的,我爸现在的状况意识是很清楚的。”
  2009年10月20日上午,新中国开国上将吕正操将军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贺国强、周永康以及朱镕基、李瑞环、宋平等同志,亲往送别并敬献花圈;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以及吕正操同志的生前友好和家乡的代表也前往送别(其中包括毛泽东之孙毛新宇、杨尚昆之子杨绍明等),告别式现场还有来自各界数千民众。  吕正操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等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吕正操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吕正操是57位新中国开国上将中最后一个离开人世的老将军;这位经历了国共合作、抗日战争并与周恩来、张学良等历史风云人物的名字挂钩的杰出军事将领,站在1949年的天安门城楼上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如今随着他的逝世,这一代已离我们远去,留下的只有深切的缅怀与记忆……
  遗体告别仪式现场发放的《吕正操同志生平》中,对其一生给予高度评价:“吕正操同志军政兼优,能文能武,具有高超的军事指挥和组织领导才能。他身经百战,出生入死,智勇双全,是一代抗日名将。他指挥部队多次创造革命战争史上的奇迹,为创建新中国立下了不朽功勋。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为国家的铁路建设事业呕心沥血,励精图治,直接组织指挥了一系列重大铁路工程建设,为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加强国防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书中其中特别提到,“他一生酷爱读书,广纳博览,好学不倦,亲自撰写和整理出版了《冀中回忆录》、《吕正操回忆录》、《论平原游击战争》等著作,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大事年表
  吕正操(1904年1月4日—2009年10月13日),字必之;辽宁省海城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955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原铁道部部长、中央军委原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铁道兵政治委员;著有《论平原游击战争》、《吕正操回忆录》等。
  人平履历
  1904年1月生于奉天(今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8岁时在本村小学读书。1918年到缫丝厂当学徒。
  1922年参加东北军,次年入东北讲武堂学习。毕业后任东北军连长、营长、少校副官队长,沈阳同泽俱乐部主任,第五十三军一一六师参谋处长,六四七团、六九一团团长。
  1924年参加第二次直奉战争,任排长、代理连长。
  1925年10月从讲武堂毕业后,任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
  1929年春任东北军第16旅参谋处处长。
  1933年随部到热河地区参加抗击日军的作战。后任东北军第53军116师647团团长,结识共产党人刘澜波、孙志远等,接受中共的抗日主张。
  1934年春率部担负北平(今北京)城防任务,在本团开展抗日救亡活动,有“红色团”、“摩登团”之称。在1935年“一二·九”运动中,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游行的学生。
  1936年任东北武装同志抗日救亡先锋队总队长,不久被调至西安,加入东北革命军人同志会和反帝大同盟,12月参加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后回徐水,在647团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193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冀中人民自卫军司令员,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冀中行署主任,冀中区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晋绥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委员。
  1937年10月14日在晋县小樵镇召开官兵代表会,毅然宣布脱离国民党军,将所部改称人民自卫军,被推举为司令员。随后率部北上,与中共冀中地方组织和抗日武装会合后,攻占高阳县城,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和抗日救国群众团体,并积极发展抗日武装,创建冀中抗日根据地。
  1938年5月人民自卫军与河北游击军合编为八路军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任司令员和冀中行政公署主任,领导军民开展平原游击战争,挫败日伪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的多次“围攻”和“扫荡”。
  1940年率警备旅参加晋察冀军区南下支队,挺进晋东南,对国民党顽固派军队朱怀冰、庞炳勋部进行反击。同年在百团大战中,指挥部队参加正太路破击战后,发起任(丘)河(间)大(城)肃(宁)战役。
  1943年秋任晋绥军区司令员,参与组织指挥了晋绥军区1944年秋季攻势作战和1945年春夏季攻势作战。抗日战争胜利后,奉命率1个团到东北沈阳,任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一副司令员、东北军政学校政治委员。
  1946年1月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西满军区(司令部在今吉林双辽郑家屯)司令员,参与领导开辟西满根据地,组织军民清匪除霸,建立人民政权,扩大人民武装。7月任东北铁路总局(后改为东北人民政府铁道部)局长兼政治委员。
  1949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副司令员、国家铁道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军事运输司令员、解放军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部长,参与组织领导抗美援朝的军事运输和国家的铁路建设。
  1955年获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2年任铁道部代理部长。
  1964年任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副总指挥、工地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铁道兵第一政治委员。1965年1月任国家铁道部部长,“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
  1975年—1983年复任解放军铁道兵政治委员。
  1977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吕正操还是是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八、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二、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1982年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晚年他还担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一职。
  1988年获一级红星勋章
  1990年国际网联授予吕正操“最高荣誉奖章。
  1991年受原政协主席邓颖超等中央领导人的指派吕正操与张学良在美国会晤。
  2001年9月5日参加卢沟桥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的美国飞虎队援华抗日60周年座谈会。
  2004年1月4日吕正操将军百年诞辰。
  2009年10月13日14时45分吕正操同志在北京逝世,享年106岁(虚岁)
  百岁诞辰
  2005年1月4日,是开国上将吕正操的百岁诞辰。吕老从不在意自己的年龄,反对给自己办生日,前些日子就谢绝了家乡政府和一些单位为他办百岁生日的请求,同时也谢绝了很多客人的拜访。
  在北京西三环边上一个静谧的院落里,将军家里像往常一样平静——自己百岁生日这一天,将军是在阅读中度过的。 不同的是,今天,将军手中拿的是刚刚出版的自己的回忆录。
  “讲武堂时的照片真帅。”将军一边翻回忆录中自己的照片,一边跟女儿聊着。 宽大明亮的书房里,将军穿着一件鲜亮的红毛衣,一边躺在沙发上翻着书,一边跟孩子们聊着自己的过去,就像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那些平凡的老父亲一样。 只有书架上那支逼真的步枪模型和一个“毛泽东号”的火车头模型,以及张学良、董必武等人的手书,暗示着这位老人整整一个世纪的生活中所蕴藏的无数传奇。
  1904年1月4日,在日俄战争的战火中,吕正操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母亲生我的时候,为了免遭不测,把我藏到柴草垛里。”将军回忆。上了4年小学后,穷得连铅笔也买不起的吕正操失学了。当学徒、种地,1922年,17岁的吕正操终于走出了实现自己梦想的第一步,参加了东北军。
  “在我的少年时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人民的压榨与杀害,痛恨日本兵。入学时,老师给我起了个学名‘正言’,我自己改为‘正操’,意思就是操练好了打日本侵略军。”将军说。 吕正操参加的是张学良的东北军卫队旅。由于他念过书——即使在辍学后,吕正操也一直坚持着自学,又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1923年冬,被张学良推荐考入东北讲武堂深造。1925年毕业后,吕正操成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同泽俱乐部干事,直到1936年西安事变,一直在张学良身边工作或在他部下任职。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此时,吕正操正担任张公馆的内勤工作,和应邀来西安共商大计的中共代表罗瑞卿、许建国常有接触。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吕正操到国民党53军任团长,期间被中共中央北方局接纳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日本全面侵华,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吕正操率部于1937年10月14日在冀中平原脱离国民党军,改称“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上树起了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
  “那是一个秋夜,天空晴朗,月光明亮,我们大家踏着皎洁的月光,走上了抗日征途。”时隔68年,将军仍清楚地记得那个历史性的夜晚。
  从此,吕正操就率部驰骋在冀中平原,铸造了平原抗战中的一段段传奇历史。他率冀中军民在反“扫荡”和反“蚕食”斗争中,创造了平原游击战争史上辉煌灿烂的一页。新中国成立以后被搬上银幕和舞台的《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以及《平原作战》等影响巨大的文艺作品,都为这一时期的真实斗争作了艺术上的注解。在白洋淀地区,人民还组织起了水上游击队雁翎队。毛泽东曾表扬他们是“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模范,坚持人民武装斗争的模范。” 在残酷激烈的作战环境中,吕正操沉着、果决、满怀激情,表现出非凡的军事才能,成为冀中百姓心目中的传奇人物。最多时,他一天之内打过五仗,常常一马当先。
  百岁的将军,拥有惊人的记忆力。
  “在晋绥军区时,将军曾接待中外记者代表团的采访。“我们不是开新闻发布会,而是用攻克汾阳的战斗来接受采访。” 将军说,在这场战斗中,八路军、民兵和普通老百姓肩并肩浴血奋战,一切关于“八路军不打仗,没有伤兵,没有俘虏,人民害怕八路军,恨八路军”的谎言在中外记者眼前不攻自破。
  抗战胜利后,吕正操又挺进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西满军区(机关设在今吉林双辽郑家屯)司令员,东北铁路总局局长,新中国成立后任铁道部副部长、部长,铁道兵政委,为中国的铁路交通事业呕心沥血,做出了重大贡献。
  “我一辈子,就是打日本,管铁路,打网球三件事。”回顾百年的传奇人生,将军只用了这样轻描淡写的几个字。
  将军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头衔,中国网球协会主席。 算起来,将军打网球的历史之悠久,确实是当今少有人及。“在东北军跟着张学良先生时,我就打网球了。一直打到90岁。后来,实在打不动了,就去发奖。”将军说,就在冀中抗战中,战况一缓,自己就要跟人打两局。 在将军的客厅里,挂着一幅有萨马兰奇签名的图画,还有一组将军打网球的照片,体现着将军对网球的偏好。“去年李婷、孙甜甜在奥运会上获网球女子双打金牌时,他马上要我们发电报去祝贺。”秘书说。
  将军关心的事还有很多。在他的案头,记者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书:有人物传记、中外史书,也有当今市场上热卖的各种书籍,包括财经、金融类的书。秘书说,将军有一度甚至非常关心汇市,每天都要工作人员给他讲述当天的汇市情况。
  “最喜夕阳无限好,人生难得老来忙。”自1983年离休以后,将军始终关注国家大事,除在军队、铁道建设这两个自己最为关心的领域多有建言外,还对教育、经济、科技、新闻等多个领域都作过深入的调研,提出过重要建议。
  “常常想起那些为了保护我们而惨死在日本侵略者刺刀下的乡亲们,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人,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多做事。”将军说。

(以上信息来源于网络)

快速查询

关闭